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亚洲城 > 历史人物 > 会撒泼会油腔滑调,大观园的人才

会撒泼会油腔滑调,大观园的人才

发布时间:2019-06-08 00:03编辑:历史人物浏览(178)

    与瞿秋白曾共同用杂文语言刻划了国民党清党时的「老旦」吴稚晖和「花旦」,而且指出是海派戏广告上所说的「玩笑旦」,「这是一种特殊的人物,他要会媚笑,又要会撒泼,要会打情骂俏,又要会油腔滑调」。「她早已从窑儿升任了老鸨婆」,然而「她丰韵犹存。虽在卖人,还兼自卖」。 《牺牲谟》发表于1925年3月16日。《牺牲谟》里的「牺牲」二字,即针对汪面对北洋政府对教育部公教人员常年拖欠薪水而提倡所谓「牺牲」精神而言。《牺牲谟》里的「牺牲」二字都是设计设谋让别人「牺牲」,自己则是满口「同志」,高高在上。汪在1925年《妇女杂志》第一卷第一号《对于妇女界的感想》一文中,宣扬「牺牲精神是一切道德的根源」。只用《牺牲谟》里九天未吃饭、饿得皮包骨的乞丐形象回答了他们。 继《牺牲谟》发表之后八年,鲁迅与瞿秋白共同撰写的杂文《大观园的人才》又一次与汪交锋。1933年4月14日,一·二八上海淞沪抗战一年之后汪精卫在上海对新闻记者说:「国难如此严重,言战则有丧师失地之虞,言和则有丧权辱国之虞,言不战不和则两具可虞。」汪精卫同时还说:「现时置身南京政府中人,其心中焦灼,无异投身火坑一样。我们抱着共赴国难的决心,踊身投入火坑,同时竭诚招邀同志们一齐跳入火坑。」12天之后,鲁迅与瞿秋白共同用杂文语言刻划了国民党清党时的「老旦」吴稚晖和「花旦」汪精卫,而且指出汪精卫是海派戏广告上所说的「玩笑旦」,「这是一种特殊的人物,他要会媚笑,又要会撒泼,要会打情骂俏,又要会油腔滑调」。「她早已从窑儿升任了老鸨婆」,然而「她丰韵犹存。虽在卖人,还兼自卖」。汪精卫 针对汪精卫破坏上海一·二八抗战的误国政策,杂文揭露道:「你想想,现在的压轴戏是要似战似和,又战又和,不降不守,亦降亦守!这是多么难做的戏,没有半推半就假做娇痴的手段是做不好的。所以要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哭啼啼,而又刁声浪气的诉苦说:我不入火坑,谁入火坑。」这些「忠于现世」的汪氏言论由鲁迅和瞿秋白共同用杂文语言绘声绘色地刻划出来,真是一目全牛,片语中的。

    历史人物 1历史人物,汪精卫 汪精卫,在他叛国“艳电”中,曾美化日本的侵略,说自己的投降、卖国是为了“和平”和“主权”,把日本侵略说成“日本没有领土要求”。纵然有人说他是“曲线救国”,然而人民已经把他钉在汉奸的目录之上。 汪精卫夫妇有多少财产? 1940年,汪精卫在南京成立傀儡政权,自任伪政府首脑,周围聚集了大批亲日分子。汪伪政权统治下的国民饱受日本侵略者的压迫,被剥夺了民族和人格的尊严,过着屈辱的亡国奴生活。汪精卫投靠日本人,为世人所不齿,他本人则于1944年11月10日客死日本东京。1945年,在中国人民的浴血抵抗和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联合打击下,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伪国民政府也寿终正寝,陈公博、周佛海、陈璧君等人作为汉奸受到了应有的审判,其财产也被政府逐一接收,其中自然包括汪精卫、陈璧君夫妇的财物。 早在南京沦陷区光复之前,国民政府就组织了接收委员会,准备对日本在华掠夺的物资财产、汪精卫政府的一切财物以及汉奸个人财物进行全面接收。这是件大快人心的事,对于苦苦坚持抗战的人民来说,是对他们坚贞不屈、流血牺牲的一种奖励与安慰。 当时的南京特别市政府根据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的指示,成立了南京市区接收委员会,直接隶属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由市长马超俊担任主任委员,直接负责对南京市区内日伪财物的接收。南京市区接委会下辖七个小组,其成员不限于南京市政府的官员,中央各部门也派员加入。因为南京是首都,规格自然比一般城市都要高,所以才得到中央的特别“青睐”。南京接委会的接收时间比较长,从1945年10月到1946年1月,前后延续数月之久。 在全国对敌伪财产的接收过程中,混乱无章、中饱私囊的情况时有发生,甚至于在某些地方,老百姓愤恨地把接收称为“劫收”。不过对汪精卫财物的接收比较正规,毕竟汪作为头号汉奸备受大家关注,在这一点上接委会可不敢马虎。南京市区接委会严格按照程序办事:接收人员先取得接收证,在宪兵的监督和帮助下,“凭证接收或查封接收,查封时按照日伪所造具清册逐一点收,或按照所存之实物核实点验”,“由接收机关委派军警看守”。 根据日伪所制的“接收清册”,接委会对汪精卫夫妇的财产进行了逐一点收。这些“接收清册”详细明了,每一件物品均有详细说明,将名称、件数,甚至新旧都一一列出,接收时有凭有据,自然方便快捷。例如汪精卫房屋的财产清册中,就列出了房屋的地点、楼层,甚至房屋中的附属物品,如肥皂之类琐碎的生活用品,也被列了出来。国立中央图书馆在接收汪精卫的图书字画时,就是以《图书字画清册》作为接收凭证的。 对汪精卫财物的接收过程也是合理合法的。依照国民政府制定《汉奸处理条例》对汉奸进行认定与处理,汪精卫虽然身死,仍适用于该条例,财产应予接收。对汪精卫财物的处理也比较恰当,如图书字画交给国立中央图书馆,工艺品交给中央博物院筹备处,让相应的专门机构负责处理物品,使物有所用,以便发挥其最大价值。 被接收的汪精卫夫妇主要财产如下: 与汪精卫相关之房屋大约有六处: 1、汪精卫公馆,此处包括多件衣物及器物,计62件。 2、西康路18号,此处为汪精卫纪念堂,有房屋及其附属物品若干。房屋为两层小楼,内有大量沙发家具、地毯、古画等各种生活文化用具。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放置虎皮一张,虎皮在中国古代是权力的象征,可见汪氏纪念堂的与众不同。 3、颐和路32号,此处房屋为汪精卫住宅,二层楼房,内有大小汽车三辆,并存放大量生活用品。 4、颐和路34号汪精卫住宅房屋及其附属物品。这处房产是汪精卫所有房屋中规模最大的一座。楼房高四层,仅大客厅就有五间,拥有大量家具等生活用品,设备相当齐全,极具奢华。此处曾存放了大量的图书、字画等物品。 5、颐和路39号,是一栋二层小楼,储存了大量器物。 6、琅琊路16号一处住宅,内有家具等物。 从接收的房产清单中不难看出,汪精卫在南京的房屋有六处之多,除颐和路34号是四层楼外,其余多是两层小楼,以当时中国的物质条件来衡量,都属高级住宅。汪精卫纪念堂是汪死后所设,如排除在外,汪精卫生前在南京最起码有五处住宅,吃穿住行样样齐备,一般老百姓想也不敢想。房屋内还贮藏了大量的艺术品和图书,反映了汪精卫生活煊赫荣耀的一面。 汪精卫的收藏。这些藏品种类繁多,大致可分为两类。 1、原藏颐和路34号的图书字画。1945年12月,由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和南京市政府及首都警察厅点交,被当时的国立中央图书馆收藏,并编成两本接收清册。第一册中的图书种类丰富,涉及文学、戏曲、中外历史、书法、古玩字画等著作和艺术收藏品,其中很多是汪精卫本人的言论集、文集和诗词集等。此外,这批图书中还有大量的外文著作以及学术名人的文集、选集等收藏价值大、学术水平高的文化作品,共计749种。图书字画很多是汪精卫平日收集的,有大量系友人惠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汪精卫的文化旨趣和政治主张。目前南京图书馆仍藏有汪精卫的政治言论集、诗词辑录等著作,应该有部分来源于此,是研究汪精卫政治主张和思想演变的重要资料。 图书字画清册的第二册,记载了接收的画集、摄影集、精美的刀具、篆刻等艺术品,大都是中外名人、行家的佳作,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日本艺人的作品。此外还有大量书画、拓片、名人墨宝及图谱等,总计达370件。这些艺术作品件件精美,是无价的珍宝。 2、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接管的工艺品。这些物件包括各种花瓶、木筒、泥人等,还有动物造型的珍贵瓷器和银制器物,大约有352件,都是名贵精致的艺术品,大多为国内外“政府”或与汪有密切关系的人所赠送。当时的汪伪政府不仅和日本有紧密联系,还和东南亚的某些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更可笑的是汪精卫曾作为“元首”访问伪满洲国,演出了一国之中两个“元首”会晤的闹剧,还互赠了礼品。这些艺术品均在接收之列。 在图书字画及工艺品中不乏“日本友人”赠送的艺术品。日本政要通过赠送字画工艺品等礼品,制造汪精卫政府和日本之间友好关系的假象,来掩盖汪日关系的不对等。 图书和字画显示了汪精卫本人的志趣和艺术品味。汪精卫个人文化修养水平很高,从收藏品的种类可以看出他兴趣广泛,于篆刻、书法、中外文学、传统文化等均有相当造诣,尤精文学,善于舞文弄墨,留有大量颇具文采的诗词、散文、言论集等著作。这样一个极富艺术品味的文人竟沦为千夫所指的汉奸,不能不令人扼腕叹息乃至深思。 汪精卫死后,葬于紫金山麓的梅花山。1946年1月21日,在蒋介石授命下,国民政府以“有碍国内外视听”为由,秘密炸毁汪精卫墓葬,将尸体移送南京城西清凉山火化。汪精卫曾经拥有的住房物品等也统统被政府接收。 鲁迅骂汪精卫是“老鸨” 鲁迅与瞿秋白曾共同用杂文语言刻划了国民党清党时的“老旦”吴稚晖和“花旦”汪精卫,而且指出汪精卫是海派戏广告上所说的“玩笑旦”,“这是一种特殊的人物,他要会媚笑,又要会撒泼,要会打情骂俏,又要会油腔滑调”。“她早已从窑儿升任了老鸨婆”,然而“她丰韵犹存。虽在卖人,还兼自卖”。 《牺牲谟》发表于1925年3月16日。《牺牲谟》里的“牺牲”二字,即针对汪精卫面对北洋政府对教育部公教人员常年拖欠薪水而提倡所谓“牺牲”精神而言。《牺牲谟》里的“牺牲”二字都是设计设谋让别人“牺牲”,自己则是满口“同志”,高高在上。汪精卫在1925年《妇女杂志》第一卷第一号《对于妇女界的感想》一文中,宣扬“牺牲精神是一切道德的根源”。鲁迅只用《牺牲谟》里九天未吃饭、饿得皮包骨的乞丐形象回答了他们。 继《牺牲谟》发表之后八年,鲁迅与瞿秋白共同撰写的杂文《大观园的人才》又一次与汪精卫交锋。1933年4月14日,一·二八上海淞沪抗战一年之后汪精卫在上海对新闻记者说:“国难如此严重,言战则有丧师失地之虞,言和则有丧权辱国之虞,言不战不和则两具可虞。”汪精卫同时还说:“现时置身南京政府中人,其心中焦灼,无异投身火坑一样。我们抱着共赴国难的决心,踊身投入火坑,同时竭诚招邀同志们一齐跳入火坑。”12天之后,鲁迅与瞿秋白共同用杂文语言刻划了国民党清党时的“老旦”吴稚晖和“花旦”汪精卫,而且指出汪精卫是海派戏广告上所说的“玩笑旦”,“这是一种特殊的人物,他要会媚笑,又要会撒泼,要会打情骂俏,又要会油腔滑调”。“她早已从窑儿升任了老鸨婆”,然而“她丰韵犹存。虽在卖人,还兼自卖”。 针对汪精卫破坏上海一·二八抗战的误国政策,杂文揭露道:“你想想,现在的压轴戏是要似战似和,又战又和,不降不守,亦降亦守!这是多么难做的戏,没有半推半就假做娇痴的手段是做不好的。所以要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哭啼啼,而又刁声浪气的诉苦说:我不入火坑,谁入火坑。”这些“忠于现世”的汪氏言论由鲁迅和瞿秋白共同用杂文语言绘声绘色地刻划出来,真是一目全牛,片语中的。

    早些年,大观园里的压轴戏是刘老老骂山门。〔2〕那是要老旦出场的,老气横秋地大“放”一通,〔3〕直到裤子后穿而后止。当时指着手无寸铁或者已被缴械的人大喊“杀,杀,杀!”〔4〕那呼声是多么雄壮。所以它——男角扮的老婆子,也可以算得一个人才。 而今时世大不同了,手里象刀,而嘴里却需要“自由,自由,自由”,“开放××”〔5〕云云。压轴戏要换了。 于是人才辈出,各有巧妙不同,出场的不是老旦,却是花旦了,而且这不是平常的花旦,而是海派戏广告上所说的“玩笑旦”。这是一种特殊的人物,他要会媚笑,又要会撒泼,要会打情骂俏,又要会油腔滑调。总之,这是花旦而兼小丑的角色。不知道是时世造英雄(说“美人”要妥当些),还是美人儿多年阅历的结果? 美人儿而说“多年”,自然是阅人多矣的徐娘〔6〕了,她早已从窑姐儿升任了老鸨婆;然而她丰韵犹存,虽在卖人,还兼自卖。自卖容易,而卖人就难些。现在不但有手无寸铁的人,而且有了……况且又遇见了太露骨的强xx。要会应付这种非常之变,就非有非常之才不可。你想想:现在的压轴戏是要似战似和,又战又和,不降不守,亦降亦守!〔7〕这是多么难做的戏。没有半推半就假作娇痴的手段是做不好的。孟夫子说,“以天下与人易。”〔8〕其实,能够简单地双手捧着“天下”去“与人”,倒也不为难了。问题就在于不能如此。所以要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哭啼啼,而又刁声浪气的诉苦说:我不入火坑〔9〕,谁入火坑。 然而娼妓说她自己落在火坑里,还是想人家去救她出来;而老鸨婆哭火坑,却未必有人相信她,何况她已经申明:她是敞开了怀抱,准备把一切人都拖进火坑的。虽然,这新鲜压轴戏的玩笑却开得不差,不是非常之才,就是挖空了心思也想不出的。 老旦进场,玩笑旦出场,大观园的人才着实不少!四月二十四日。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三年四月二十六日《申报·自由谈》,署名干。 〔2〕大观园《红楼梦》中贾府的花园,这里比喻国民党政府。刘老老是《红楼梦》中的人物,这里指国民党中以“元老”自居的反动政客吴稚晖(他曾被人称作“吴老老”)。吴稚晖,参看本卷第125页注〔2〕。 〔3〕大“放”一通吴稚晖的反动言论中,常出现“放屁”一类字眼,如他在《弱者之结语》中说:“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止能提提案,放放屁,……我今天再放这一次,把肚子泻空了,就告完结。”“裤子后穿”,是章太炎在《再复吴敬恒书》中痛斥吴稚晖的话:“善箝而口,勿令舐痈;善补而裤,勿令后穿。”(载一九○八年《民报》二十二号) 〔4〕指一九二七年四月蒋介石背叛革命时,吴稚晖充当帮凶,叫嚣“打倒”、“严办”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 〔5〕“开放××”指当时一些国民党政客鼓吹的“开放政权”。 〔6〕徐娘《南史·后妃传》有关于梁元帝妃徐昭佩的记载:“徐娘虽老,犹尚多情。”后来因有“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成语。这里是指汪精卫。 〔7〕“似战似和”等语,是讽刺汪精卫等人既想降日又要掩饰投降面目的丑态。如一九三三年四月十四日汪精卫在上海答记者问时曾说:“国难如此严重,言战则有丧师失地之虞,言和则有丧权辱国之虞,言不和不战则两俱可虞。” 〔8〕“以天下与人易”语见《孟子·滕文公》:“以天下与人易,为天下得人难。” 〔9〕入火坑汪精卫一九三三年四月十四日在上海答记者问时曾说:“现时置身南京政府中人,其中心焦灼,无异投身火坑一样。我们抱着共赴国难的决心,涌身跳入火坑,同时……,竭诚招邀同志们一齐跳入火坑。”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会撒泼会油腔滑调,大观园的人才

    关键词: 亚洲城

上一篇:千古奇谜,杀和善保的干什么是嘉庆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