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亚洲城 > 历史人物 > 余无言的简要介绍,余奉仙辨治瘟疫学术观念探

余无言的简要介绍,余奉仙辨治瘟疫学术观念探

发布时间:2019-07-13 12:10编辑:历史人物浏览(149)

    余无言

    余无言(一九〇四~一九六一年),原名余愚,字择明,别署不平。俄罗斯族,吉林省新北区人,出生于该县益林镇。祖讳子散,精于医丽通儒。爱新觉罗·咸丰帝、清穆宗年间,浙东往往疫病流行,经子舰公施治获痊者甚多。父奉仙公,医术受教于子砚公,在益林镇悬壶十余年。壮年现役,游幕五洲四海,曾掌湘军董军门宝泉幕府者有年,佐治戎机,颇有信誉。四十一周岁后,复归乡友业医,求治者众,在方圆地段有非常高的美誉。其遗著 《医方经验汇编》,以妇科医案为主,当中论治之疫病尤多,富含瘟疫、疫疟、疫疹、寒疫渺霍、疫疹、疫斑、疫黄、疫痢、虾摸疫、鹏鹅疫、羊毛疫、蛰刺瘟、葡萄疫、瓜瓤疫、天泡疫、疙瘩瘟、鼠疫、燥疫等。每病均有精要之阐论,并附医案,可以称作是近代的”治疫大家”。由于奉仙公学验俱富,邻县及本省求治者亦众。19世纪末,奉仙公与兴化赵文官花、绵阳张子平,并称为 ”晚清苏南三大名医”。余无言的著述

    余奉仙 ( 1860—1936) ,字涤凡,亦称涤凡道 人,晚号 “爱新觉罗·咸丰帝遗民” ,黑龙江阜宁人。其祖先从安 徽阜南县迁至山东,累世业医。奉仙公幼年习儒,资 质敏慧,读书善悟,四书、五经通达淳熟。中年以 后,因及时该县及相近诸县 ( 包含珠海、盱眙、 涟水、泗阳等县) 均有疫病流行,经其抢救和治疗,屡 起沉疴。余奉仙一生长于眼科杂病、伤寒、温热病医治,尤其在临床疫证方面有较深的功力 [1 ] 。其诊治瘟疫的学术观念首要见于由其子余无言编辑整理 的 《医方经验汇编》中。今将原书依病论疫或依 案论疫,重做纠正,并将其辨治瘟疫观念予以探析。1 对瘟疫的为主认知余奉仙生活时代正在作者国近代遭逢列强入侵、 战乱多舛之时,当时代前卫民迁徙,疫病播染。他在深 入研商 《温疫论 》 《松峰说疫》 《和剂方局》 《补 注释与分析义》等文章的基础上,结合临证细致的观望与总括,抢救和治疗了汪洋疫病灾民,储存的可贵治疫经 验对于今世疫病的治疗仍有启发与借鉴价值。余无言先生曾回想 : “曾忆四十余年前,在宣 统初元,予当八十周岁时,予乡多数居家,已将榆 叶、芋叶、萝卜缨充作杂粮,混于麦菽中以煮食 之,而盱眙、泗阳、泰州、涟水一代灾害尤甚。流 亡载道,由该地士绅领导之,行过予乡,分批而 至,有四五百人一组者,有千余名一组者,先由前 导通治,则各家各户以大锅煎粥,而与食之。流亡 人之中,每每病疫,先后迭病平均大约攻克百分之三 十。先君以医故特以大锅熬药,药以斤计,权其分 量及伤者人数,每人给予一碗,愈者愈矣,不愈者 再服,无不愈者。其用药以石膏、大黄为主,盖仿 余师愚法也。予时以锅煎药,向所未见,故深切脑 海以识之” [2 ]125 。在余奉仙经治的有余疫病中,如蝥刺瘟、赐紫英桃疫、燥疫等病名在古今看病文献中均鲜见载述。余 奉仙对于这一个病症颇多己见并有发挥,且依据疾病的患病特点自拟医治方药普济广施,均获著效。他 对于疫病的认知和看病也许有当先前人之处,如提出“时气者,四时之气,如春温、夏热、秋燥、冬寒 是也 。 《阴阳大论》曰 : ‘春空气温度和,夏气暑热, 秋气清凉,冬气冷冽,此四时之正气也’ 。时气既 正,覆载无偏,理无疾苦,其间有疾苦者,大都由 于不讲卫生所致。无法卫生者,非出于冻馁,即出 于过暖过饱,故虽感正气,亦足致病。然与非时之 灾差别,非时之灾,如春应温而反大雪,夏应热而 反凉,秋应凉而反大热,冬应寒而反温,堤防稍 疏,即受其病。……然亦有非寒非暑,非热非凉, 当苦旱淫潦乏后,或战事饔飧不继之余,天地之阴阳交 错,时序失和,别有一种戾气,犯人甚烈,或由一位以及一家,或由一家以达一乡,则不得谓之时 气,乃瘟疫也。……瘟疫之气,叔和谓之异气,葛 雍谓秽气触犯真气,河间谓疫气,吴又可称之为戾气 与杂气,所说虽不一样,其实则相似,……实乃疫病 也” [2 ]65 -66 。对于温热病邪之犯人,余奉仙宗吴又 可 “从口鼻而入”之说,即 “疫气犯人,乃有口 鼻吸入,直行中道,流布三焦” ,并将瘟疫分为疫 疹、疫斑、疫黄、鼠疫、疫痢、烂喉疫、大头疫等 二十余类予以证施行治 [3 ] 。2 疫病辨证首分表里阴阳余奉仙以为,疫病辨证,病位当分在表、在 里、半表半里、表里同病,对于吴又可建议的瘟疫 九传之说应给予批判地接二连三,曰 “瘟疫为灾,又 可虽有九传之说,其实九传之道,终未当先表里两 字翻叠。与其翻之烦,不若说之简,反俾后学易于 明白。予不敏之见,但须以在表、在里及半表半 里,划清可矣” [2 ]82 。同一时候建议瘟疫病性当别阴阳、 虚实、寒热、气血之分。瘟疫天行盖言其风靡传染 之意,而疫邪又当分其寒热属性,如寒疫痧霍即为 寒邪疫病,而赐紫莺桃疫又有阳证阴象、实中兼虚,治 准绳总括为 “首在清血中之毒,使毒不内犯; 益 血中 之 气,俾 气 能 领 血。气 行 毒 化,或 可 成 功” [2 ]105 。故在其所拟消斑活命饮中,除了清解降 泻之药外,还佐以活血养血之品。3 瘟疫医治注重辨位逐邪在治疗上,余奉仙重申疫邪侵犯必使邪有出 路,不可闭门留寇,重申祛邪以安正。至于出路, 无非就近逐邪,给邪以出路。3. 1 身半之回涨而逐之,身半以下泄而逐之,霍 乱中焦苦辛通降在治疗大头瘟和虾蟆瘟中,因病位在上、病势 向上,故主以李东垣之普济消毒饮,以为 “虾蟆 瘟者,乃以蛙鸣腮鼓,象形以名其病也,治法宜于 辛凉清散 ( 少阳病,山菜不可缺) ” [2 ]98 。在瓜瓢疫 中,其言 “《内经》云,人身一小天地,身半以 上,同天之阳,头位至高,为诸阳团圆饭之所。若不 急治,阳无以施,阴无以化,必致邪复内犯,而又 假道于喉,喉受波及,初肺痈,继喉烂,直至浆水 不入,益形危急。其治法急宜清阳络之毒,升阴中 之阳,并倍用大力子、田萍。一以解其结毒而保咽 喉,一以发扬邪秽,俾毒从上越,不使传里” [2 ]109 。 关于天疱疫,余奉仙言 : “天泡疮,乃天行时 毒犯人,至遍身起泡,故名之也。考其起因,大都 由暑湿内郁,风热外束而成者。燎浆成泡,痛不可 忍。其如小佛手莺桃大者,浆色薄白,名曰天泡。又 有如豌豆大者,浆色较老,形类天花,即豌豆疮是 也。此疮身上多者,风热重于湿热; 身下多者,湿 热重于风热。治法以散风、利肠府、散寒、渗湿八字 为准” [2 ]111 。将病分为偏上偏下,区别风热与湿热 的有一些而施治。而对于疫病传入中焦,邪结胃肠, 大便不通者,则入眼于尽快用下法,逐邪于下,以防耗损阴液,爆发痉厥。关于寒疫痧霍,余奉仙言 : “天降之疠,每出 于人所比不上料,当其施治之时,较轻者则以藿香正 气、不换金正气之属加减; 重则理中、草乌理中等 汤,以及四逆汤、益元汤,量症加减,幸多获 效” [2 ]84 。霍乱起于中焦,发则上呕而下泻,升降 有失水准,故予辛温香燥、行气和中,或苦辛通降、燥 湿解痉之品安奠中州; 久之吐泻不仅仅则津液亏空, 阳随液脱,阴阳两亡,故亟当回阳救急。3. 2 在表清透,在里清泻,半表半里和平化解达原 余奉仙认为,瘟疫之邪在表者应主以辛凉清 透,忌用辛温; 当邪气化热入里者,可与清泻,清 无形之邪热,泻有形之燥结; 半表半里者,当予和 解枢机或疏达膜原。如在治病疫疟时强调 ,“常以 吴氏之达原饮为主方,其先寒后热者,合小柴胡汤 以和解之; 先热后寒者,合小承气汤以消导之; 寒 甚者加姜、芍,热甚者加芩、连,反复取效” [2 ]83 。 疫疟亦即症见往来寒热之疫病,其来往寒热即疫邪 往来进退于表里之间也,然则总以膜原为巢穴。先 寒后热者,邪气居表者多,故达原饮合小柴草; 先 热后寒者,邪气驻里者多,故达原饮合小承气。再 者,若遇有斑疹时疫、表里俱伤者,选药常表里兼 顾,如大黄、朴硝伍石膏、水浮萍、生姜,菊花配石 膏、柏树,银花、黄花条合石膏、大黄、芒硝等。3. 3 清下不厌早猛,择药每顾贫寒余奉仙治疫,一方面对于伤寒、温热病、瘟疫等 危重病证往往钻探病人体质,适情而投大剂用量峻 猛之药。瘟疫热邪入里,下不厌迟。早下则邪有出 路,三焦通畅,热达腠开; 迟下或久延,热邪由中 及下,先伤胃津,后耗肾液,终则动风闭窍,势难 挽矣。因而,此类病证多用芒硝、大黄、石膏之 属,涤胃肠、镇痛邪、除结实,斩草除根以逐疫解毒、宁心保津。另一方面,临床每分部区、经济 情形,以石介之品代犀角、羚羊角,如其新订浮石 汤透表消斑以代犀角,以使得而价廉者易贵品从而解除贫困病者的危厄,那也是在她熟稔临证、熟识药性的根底上所获。余奉仙对瘟疫防治的眼界和丰盛的阅历,在近代医家中实比很少见。4 治疫方药切磋古今、自出心裁清爱新觉罗·光绪帝三年,阜宁南窑地区疫病流 行,往往举家辗转染病而无一幸免,余奉仙在展阅 各种方书后,接纳 《医宗必读》中辟邪丸 施治。该方用明雄黄、丹参、鬼箭羽、赤挂豆角各二两,共研细末,食蜜为丸,每丸重 6g, 天天 2 ~3 次,温热水送服。病人经施治后竟一一 告痊。此方雄黄为君,辛温燥烈,镇痉辟秽; 鬼箭 羽为臣,苦辛凉,凉血止血,止泻通络; 佐以丹参 凉血开胃,安神利水; 赤豆为使,活血排脓,通 利小便,导邪热下行。全方重在止汗利湿、利水辟 秽,故适用于瘟疫兼有湿瘀之毒者。此方药味少而 功用专,临证用之有刚毅效果。余奉仙临证,既用汉朝医家名方及其变化方, 又有私人民居房在临床执行中至极立异的制方。如其 辨治草龙珠疫 ( 多发于六八周岁小孩子,主症为体表皮 肤忽发锦纹斑点,大小不齐,大者如青钱、指甲, 小者如粟米、豆瓣,色青而紫,或如胭脂,其脉多 芤,大小不一,有缓有数; 或有发热,虽渴不 烦) ,经数十年商讨,以为是病者年幼,血气未 定,正元不充,染病后 “恶厉之气,直犯血脉” , 如不早治,预测后果令人忧虑。治以 《太平惠农和剂局方》 活命金丹,处方为大黄 、连壳、芒硝、甘 草、越桃、黄芩、银丹草、马蓝根、青黛、 竹叶为引。依据病情供给,他又自拟 “新订消斑 活命饮” ,处方为川大黄 、黄芩 、 连壳、生乌拉尔甘草、越桃 、夜息香、山蓝、青 黛、党参、秦哪 、地髓、郁金、紫背 田萍、马郎头花。治效卓著。5 结语今世中发明家蒲辅周先生与余无言先生在研商 时平时论及 《医方经验汇编》中关于余奉仙医治 疫病的阅历,对该书 “医家遮蔽说 ”“尽性篇”等 阐论,尤为钦佩。蒲老曾说 : “奉仙夫子,深明医 道,曲尽人情,诚为聪明特达之士,……其 ‘虚 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木槿’ ‘好学近乎智, 力行近乎仁’等语,与先哲之言何异,诚为医界 之标准” [4 ] 。奉仙公在医疗疫病方面学验俱富,在其作品《医方经验汇编》中阐释了寒疫痧霍、疫疹、疫 斑、疫黄、疫痢、大头瘟、烂喉疫、虾蟆疫、鸬鹚 疫、羊毛疫、蝥刺瘟、草龙珠疫、瓜瓤疫、天泡疫、 疙瘩瘟、鼠疫、燥疫等两种疫病,附列了相当多的治 案,在论治方面,发挥了十分的多精辟的理念,反映出 了牢靠的医疗效果。而对于无法治愈的危重病例,亦以 求实的态度给予记述,为前面一个医家提供了经历和教 训 [5 ] 。来源:中医杂志 笔者:李鸿涛 张GIENIA

    余霖, 字师愚 (公元1723年-1795年) , 浙江桐城 人。 余氏于中文学疫病之商量造诣颇深, 显然建议 前人 “执伤寒之法以治疫” 以致“全球同揆, 万人一 法” [1]13 , 岂不误人非常多? 其建议疫疹之病因为瘟毒 火邪的主要性观点, 据此而创设透疹外出的 “凉润之 法” , 代表方剂——清瘟败毒饮惠泽世人于今, 启迪 后世临床辨治疫疹进献特出。 精心研究《中药志》运气理论,疫疹临证之为用 余氏于疫疹发病方面表明详尽, 见解独到, 其精 研《神农业成本草经》 的小运理论, “四时寒暄之序, 加以六 气司化之令, 岁岁各异” , 感到四时有不正之气, 人即 有四时不正之疾。 余氏于篇首就要六十甲申年慢慢 的主旅客运输、 南政北政及所对应的寸尺不应、 药之主宰 一一列申明示, 使人一览而悉知 [1]1 。 见表1。 余氏十三分爱戴运气理论对疫疹发病的尤为重要, 首肯若一段时间之内伤者所表现的毛病均一致, 则 五运六气致病的或许性十分的大, 并重申疫症之发病有 其渐进的经过, 且有规律可循, 即具备新颖、 传染 性、 病如一辙的表征, 医师唯有参合天时运气的扭转 规律、 切磋疫病之来由而随症施治, 方能应手取效。虽先表明运气运营原理, 但余氏亦重申 “阴阳之 消长, 寒暑之更易, 或失其常” [1]2 , 应知常达变, 切不 可按图索骥, 拖延病情。 深谙人体防疫之要,疫疹正气为御邪 对于肉体正气在疫疹发病中的首要决定效用, 余 氏数次在文中涉及: “时气流行, 有伤者, 有不伤者, 盖邪之所凑, 其气必虚, 故虚者感之, 而实者其邪难 入也” [1]历史人物,3 。 重申在同样的气数疫气遇到中, 正气不足 者更易感染疫邪, 而正气足够者, 御疫邪于外而无 恙。 余氏又关联固然人体已经感邪, 借使正气充分, 其疫疹透发时间也针锋相投早且轻便, 这犹如城堡高大, 门户紧闭, 在外虽有小人, 却无进而入。 在关系疫疹 瘥后症时 “瘥后, 四肢浮肿……脾健自愈” [1]43 , 意即 特性强健、 正气丰硕则疫病预测后果卓绝。 依证辨机施方用药,倡娠妇疫疹必治 远近盛名, 妊娠期的农妇尤以养胎为要, 尽管患病也未敢专擅治之, 然余氏认为只是疫病之于妊娠 妇人天壤之别, 建议“母病即胎病, 母安则胎安” [1]49 的显要观点。 流年赖母血荣养, 若母体感染疫毒, 毒 火蕴于血中, 则此毒火之母血仍可以养胎吗? 若不急则 治母体血中之毒, 而仅以安胎为要, 则母病毒火而命 危, 何谈安胎?故余氏结合疫病人病者为妊娠期的特 点, 依证辨机, 提倡妊娠期妇女患疫病必须加以除疫 的医治, 并针对欲疹苗之外透, 非凉润之法效, 建议 以寒胜热、 以水克火的清解凉血法, 母病一解, 小运自安。余氏对于女生非常生理期疫病的辨治亦十一分谨 慎, 其提议若病人正当产后或经期感染疫邪, 医生需 谨记治疫之寒凉药物大概误人性命, 需裁减疗程以 急则治其标 [1]49 。禀先贤治疫之功用,清瘟败毒惠世人 余氏从熊恁昭《热疫志验》中使用朱肱败毒散 治疫获得启示, 创立清瘟败毒饮 [1]53 , 主方中配以生 石膏为君药的14味中医药, 医疗一切热门之邪所引起 的沉闷、 水肿、 口疮、 大热干呕、 谵语、 不寐、 水肿、 淋痛、 热盛发斑等症, 无论病程为什么阶段, 都是此方 为主。原方中生石膏、 牛奶子、 犀角、 黄连4味大雪解 毒之剂均标以3种剂量, 即大剂、 中剂、 小剂, 余氏意在依照病人的脉象、 疫疹的形色各异, 来推论伤者感 受热毒的浅深、 轻重而选取不一致的剂量, 有的放矢, 能更有效地调整疫疹的风靡。 具体分期, 疫证初起阶 段, 伤者见症恶寒、 发热, 脑仁疼如劈, 烦躁谵妄, 身热 肢冷, 舌刺唇焦, 上呕下泄, 脉见沉细而数, 此阶段 即用大剂量清瘟败毒饮; 若脉见沉而数者, 用中剂量 清瘟败毒饮; 若脉见浮大而数者, 用小剂量清瘟败毒 饮。 余氏特殊建议, 若服用此方如斑一出, 即用鲜红 叶、 升麻以引毒外透, 余氏称此治法为 “内化外解, 浊降清升” 之法, 并重申此治法在医疗上 “治一得 一, 治十得十” , 可知其医治意义之著。清瘟败毒五十二症,按症加减疫疹殁 余氏创清瘟败毒饮医治疫病, 临床辨证灵活、 效果精粹, 为使其治疫之验广惠世人, 余氏特总计出 清瘟败毒饮医疗疫病的适应症55个, 并附以具体加 减药物, 可谓驾简驭繁, 示疫疹之辨证以标准。 具体 见表2。通过表2余氏对于疫疹临床常见证治的下结论, 其 于疫疹一门之潜心独到精心研讨之处令人钦佩, 其治疫 之验更值得大家及子孙继续弘扬于医疗 [2] 。 余氏在对前人 《中国药植图鉴》 、 刘河间热点论、 吴 又可温疫学说等治疫观念的后续下, 精心商量天行气运 对疫疹发病的熏陶, 结合人身正气在防治疫疹的重要效益和自小编在疫疹临症方面包车型大巴亲自体验等方面, 基于 “壹位之治人有限, 因人以及人无穷” 的最初的心愿著表2 清瘟败毒饮酌加药物辨治疫疹诸症总结表疫疹之症 清瘟败毒饮加药 疫疹之症 清瘟败毒饮加药 头疼倾侧 加石膏、 玄参、 甘女华头汗如涌 加石膏、 玄参 骨节烦痛, 腰如被杖 加石膏、 玄参、 柏树 咬牙 加石膏、 牛奶子、 牡丹根皮、 苦龙地胆草、 醉美人 遍体炎炎 加石膏、 牛奶子、 黄连、 黄芩、 牡丹根 鼻血泉涌 加石膏、 干地黄、 黄连、 羚羊角、 桑皮、 玄参、 败棕灰、 黄芩 静躁一时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牡丹根、 黄芩 舌上珍珠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黄花条、 净银花、 玄参、 花粉 火扰不寐 加石膏、 犀角、 琥珀、 黄连 舌如铁甲 加石膏、 犀角、 黄连、 沙参、 天花粉、 黄花条、 玄参、 香柏 周身如冰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柏树、 花王根 舌丁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连壳、 银花 四肢逆冷 加石膏 舌衄 加石膏、 洛阳王根、 干地黄、 黄连、 犀角、 醉美人、 败棕灰 筋抽脉惕 加石膏、 洛阳王根、 龙胆草 齿衄 加石膏、 黄柏、 牛奶子、 牡牡丹根皮、 川红、 犀角、 黄连、 玄参、 黄芩 大渴不已 加石膏、 花粉 谵语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牡丹皮、 越桃、 香柯树、 地胆草 胃热不食 加石膏、 枳壳 呃逆 加石膏、 柿蒂、 白果树、 竹茹、 羚羊角、 芦枝叶 胸膈遏郁 加黄连、 枳壳、 包袱花、 瓜蒌霜 呕吐 加石膏、 黄连、 滑石、 乌拉尔甘草、 灶内黄土 昏闷无声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黄芩、 羚羊角、 桑皮 似痢非痢 加石膏、 黄连、 滑石、 猪苓、 泽泻、 木通 筋肉瞤动 加生生地黄、 石膏、 香柏、 玄参 热注大肠 加石膏、 黄连、 滑石、 猪苓、 泽泻、 木通 冷气上升 加石膏、 干地黄、 牡牡丹皮、 黄连、 犀角、 草龙胆 大便不通 加生大黄 口秽喷人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大便下血 加生牛奶子、 槐蕊、 棕榈炭、 柏树 满口如霜 加石膏、 黄连、 黄花条、 犀角、 香柏、 地黄 小便短缩 如油 加滑石、 泽泻、 猪苓、 木通、 通草、 扁竹 咽牛皮癣痛 加石膏、 僧帽花、 玄参、 牛子、 射干、 山豆根 小便溺血 加牛奶子、 桃仁、 滑石、 茅根、 川牛膝、 琥珀、 棕榈炭 嘴唇焮肿 加石膏、 黄连、 黄奇丹、 天花粉 发狂 加石膏、 犀角、 黄连、 川红、 牡丹根、 川香树 脸上燎泡 加石膏、 牛奶子、 银花、 板蓝根、 紫花地丁 、 马勃、 归尾、 牡丹皮、 玄参 痰中带血 加石膏、 黄芩、 棕榈炭、 生桑皮、 羚羊角、 干地黄、 瓜蒌霜 大头天行 加石膏、 归尾、 大蓝根、 马勃、 紫花地丁 、 银花、 玄参、 僵蚕、 生大黄 遗尿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滑石 痄腮 加石膏、 归尾、 银花、 玄参、 紫花地丁 、 洛阳花根、 马勃、 青翘、 山蓝 胃疼 加桑皮、 黄芩、 石膏、 羚羊角 颈颌肿痛 加石膏、 铃铛花、 大力子、 夏枯草、 紫花地丁 、 玄参、 连翘、 银花、 山豆根 发黄 加石膏、 滑石、 木丹、 茵陈、 猪苓、 泽泻、 木通 耳后痛硬 加石膏、 连壳、 地髓、 天花粉、 紫花地丁 、 富贵花根、 银花、 马蓝根、 玄参 循衣摸床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牡丹根、 醉美人、 苦龙胆草 酒渣鼻口苦 加牛奶子、 玄参、 山菜、 黄柏 狐惑 加石膏、 犀角、 苦参、 乌梅、 槐子 嗒舌弄舌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黄柏、 玄参 战汗 战后汗出、 脉静、 身凉, 不用药; 有余热即服本方小剂, 一药而安 红丝绕目 加女华、 红花、 蝉衣、 谷精草、 归尾 瘟毒发疮 加石膏、 地髓、 黄连、 紫花地丁 、 金牌银牌花, 上加升麻; 下 加川牛膝; 胸加枳壳、 兔南充菜; 背加威灵仙, 出头皂刺注: 清瘟败毒饮由石膏、 地髓、 白参、 犀角、 黄连、 黄芩、 牡丹皮、 海棠、 赤芍、 青翘、 玄参、 包袱花、 竹叶、 甘草14味中药组成。成《疫疹一得》一书流传于世, 其普惠世人、 仁心济 世的大医风韵一叶知秋。 全书治疫疹大法条缕清晰, 总计出疫疹因于大运、 因李晓明气、 因于毒火诸般致病 因素, 确立了大剂燥温祛寒之法, 首创重用生石膏之 清瘟败毒饮, 给后世治疫提供了更切合临床实际的 宝贵经验 [3-4] 。 对近些日子流行的埃博拉出血热、 登革 热、 寨卡病毒病以及各类突发性传染性病痛的防治 有很好的借鉴指导意义, 值得入木八分研究和后续。来源:中华西医药杂志 作者:张茂云 苏颖

    余无言医案

    近代:余无言

    秋温重候,医投桑菊银翘,渐至神昏谵语。终之旬日以降,十恶之候,已见其五:撮空也,捻指也,循衣也,摸床也,直视也。他如谵语渐变郑声,舌燥终至断津,更无论矣。饮之以蜜望酱,注之以葡萄糖,灌之以青龙承气增液汤。一剂大泻而热减,再剂续泻而神清,终以竹叶石膏汤合凉膈散完全收功。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余无言的简要介绍,余奉仙辨治瘟疫学术观念探

    关键词: 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