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亚洲城 > 历史人物 > 企业为啥还叫那个名,增加产量奖励办法

企业为啥还叫那个名,增加产量奖励办法

发布时间:2020-01-19 07:10编辑:历史人物浏览(105)

    杨浚,他是建设中国第一个大型化工基地吉林化工区和第1套30万吨乙烯燕山工程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注重宏观决策、分步实施,重视科研开发、人才培养和引进技术的消化与吸收,倡导一业为主、多种经营、综合利用,为发展中国石油化学工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他进入国家科技管理工作领域后,在创立与实施“星火计划”、科技进步奖励制度等方面进行了开创性的工作。

    为了充分调动化工企业检修人员的积极性,提高检修质量、延长检修周期,缩短主要化工装置检修工期,增产短线产品,满足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提高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特制定《化工企业主要生产装置(设备)缩短检修工期、增加产量奖励办法》,并在化工企业中试行(试点企业名单见附件)。    一、本办法适用于下列7种化工短线产品主要生产装置(设备)的大、中修工程。年生产计划达不到设计能力的装置(设备)不能实行本办法    纯碱: 年产1万吨及以上装置    化肥: 年产合成氨5万吨以上及其尿素等化肥加工装置(年产磷肥20万吨及以上装置)    硫酸: 年产8万吨及以上装置    烧碱: 年产1万吨及以上装置    聚氯乙烯: 年产1万吨及以上装置    氯丁橡胶: 年产5千吨及以上装置    石油化工: 年产10万吨乙烯及其加工装置    二、考核办法    1.计划检修时间    检修工时定额标准按(88)化工字第55号《化工设备检修工时定额》计算。    2.检修费用    检修项目应编制工程预算。若因管理不善使工程费用增加的要扣发奖金。    3.检修质量    检修工程的质量,必须认真执行1979年5月31日化工部颁发的(79)化调字第599号《化工厂设备维护检修规程》规定的标准,凡部颁标准未包括的设备一律以企业自订的标准为检查依据。    (1)检修工程中不得有不合格项目。    (2)检修任务完成后装置(设备)运转3个月内若因检修质量发生设备事故,应从计奖时间内扣除事故时间和相应的奖金额,已发的奖金要按规定如数追回,并按《设备事故管理制度》给予处理。    4.安全文明施工    施工中若发生人身伤亡、重大设备事故时不能提奖,对事故责任者应视情节轻重给予处理,直至追究法律责任。    三、计奖办法及标准    1.计奖时间    计奖时间(小时)=计划检修时间(小时)-实际检修时间(小时)    缩短检修工期的计奖时间,最多不得超过计划检修时间的15%,以4天为限。有重大革新改进项目者不在此列。    2.增加产量计算    增加产量(吨)=单产(吨/小时)×计奖时间(小时)    3.某装置的实现利润计算    某装置实现利润的计算,如能按装置单独计算利润的,可以按装置单独计算利润; 若不能按装置单独计算利润的,可根据被检修装置的固定资产原值占全厂固定资产原值的比重计算。    4.奖金提取比例    奖金额按某装置由于缩短检修时间增加产量,实现利润的比例提取。但比例不得超过以下数值。    纯碱12%    烧碱12%    化肥(合成氨、尿素等化肥加工、磷肥)12%    硫酸12%    聚氯乙烯8%    氯丁橡胶8%    石油化工8%    某装置的实现利润×该装置实际缩短检修天数×奖金提取率(%)    提取奖金额=—————————————————————————————    365(日历天数)    此奖金的提取,要在企业年度财务决算报表中单独反映。    5.奖金发放办法    本奖金发放给直接参加检修人员,根据贡献大小,分档次发放。    装置(设备)检修投产后,安全运行1个月发给所提奖金的60%,安全运行3个月再发其余40%。    奖金计入产品成本,不征奖金税或工资调节税。    四、奖金的管理    各有关企业要认真实施本奖励办法,加强装置(设备)检修的管理,提高检修质量。对于检修无质量标准,无工时定额,技术管理差的企业暂不实行本办法,在执行中不得弄虚作假、虚报冒领。违者一经发现除扣回已发奖金外,还要追究有关领导和工作人员的责任。    注: 本办法根据国家计划委员会、财政部1988年7月13日计调度[1988]261号文件发布,自1988年7月1日起试行。    附件 试点企业名单    纯碱6个企业    自贡鸿鹤化工总厂青岛碱厂    杭州龙山化工厂天津碱厂    大化公司碱厂柳州化肥厂    烧碱12个企业    株州化工厂南宁化工厂    宜宾天原化工厂上海天原化工厂    西安化工厂四平联合化工厂    上海电化厂衢化公司电化厂    合肥化工厂青岛化工厂    自贡鸿鹤化工总厂吉化公司电石厂    化肥26个企业    迁安化肥厂乌拉山化肥厂    吉化公司化肥厂吴泾化工厂    衢化公司三明化工厂    江西第二化肥厂开封化肥厂    柳州化肥厂四川化工总厂    沾益化肥厂沧洲化肥厂    大化公司化肥厂本溪化肥厂    南化公司化肥厂淮南化肥厂    济南化肥厂鄂西化工厂    资江氮肥厂河池氮肥厂    泸州天然气化工厂宝鸡氮肥厂    辽河化肥厂南化公司磷肥厂    湛江化工厂鹿寨化肥厂    硫酸11个企业    北京染料厂大化公司    南化公司衢化公司    开封化肥厂裕兴化工厂    银山磷肥厂淄博制酸厂    株洲化工厂四川省硫酸厂    湛江化工厂    石油化工及氯丁橡胶6个企业    吉化公司炼油厂吉化公司有机合成厂    吉化公司电石厂长寿化工厂    青岛化工厂山西省化工厂    聚氯乙烯4个企业    合肥化工厂上海天原化工厂    株洲化工厂宜宾天原化工厂

    新华社长春10月31日电 题:产品都没了,企业为啥还叫那个名——新中国化工事业摇篮里的新鲜事

    1简介

    新华社记者褚晓亮、姚湜

    杨浚,出生于一个职员家庭。他幼年丧母,后来父亲又遭失业,处境艰难。1936年2月,杨浚考入福建省福州中学就读,学业优秀。他兴趣广泛,不仅爱好音乐、体育,更喜欢浏览文学、社会科学等读物,尤其注重阅读进步书刊,并参加了进步的读书会。1941年,杨浚被国民党反动当局逮捕,在狱中关押8个月,出狱返校后,又遭受校方的歧视和限制。1942年秋,杨浚被迫转入福州私立英华中学。高中毕业后,考入上海同济大学。当时,杨浚本想学一专长,用以救国救民,但由于家境困厄和不满社会现实,毅然停学,参加革命。1946年2月,杨浚到重庆《新华日报》从事编辑工作。1947年3月,他奉调到延安中共中央法律委员会当研究员。

    近日,记者走进新中国化工事业的摇篮之一——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采访,发现一件新鲜事,作为吉化前身的三个“一五”时期项目化肥厂、染料厂、电石厂,已经不生产一袋化肥、一桶染料、一块电石了,但三家企业却依然叫着这个名字,作为吉化公司二级单位而存在,这是为什么呢?

    杨浚很早就对化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不断积累知识,使他以后同化学工业结下了不解之缘。1948年秋,在革命即将取得胜利的时候,根据杨浚的请求,组织上调他到东北工业部任计划处化工轻工室主任。不久,沈阳解放,杨浚奉命接管沈阳化工厂并任厂长。由于工作出色,东北工业部授予他模范厂长称号,中共中央东北局组织部授予他模范共产党员称号。1951年,杨浚被派到前苏联学习化学工程,1954年回国。

    “原因很简单,作为新中国的化工‘长子’,虽然产品几经转型升级早已翻天覆地,但我们依然还叫那个名字,就是要记住当初我们是从哪里出发的,记住我们作为‘长子’的责任。”

    杨浚回国后,被派往吉林化工区工作。当时,这一化工基地建设机构统称为吉林化工建设公司。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1个规模最大的、前苏联援建的化工项目,包括化肥、染料、电石3个厂。从1954年7月到1957年12月,杨浚任吉林化工建设公司副经理、吉林化肥厂厂长,负责建设与生产工作。由于领导得力,到1957年10月,仅以2年多的时间就完成吉林化肥厂一期工程建设工作,并投产。此后,在杨浚的主持下,在化肥厂的扩建中,由于他注重分步实施和技术保障措施,因而成为对引进项目的消化、吸收、创新的范例。

    面对记者的疑问,吉化人的回答自豪而坚定。在近70年的岁月里,尽管几经沉浮变迁,但那份“长子”的情怀却始终如一。

    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和思考,杨浚提出发展化学工业要走一业为主、多种经营、综合利用、联合经营的道路,为国家宏观决策出谋划策。1955年,杨浚向当时国家计委副主任彭涛提出综合利用资源的建议;以后,彭涛任化工部部长,杨浚又提出把吉林地区3个化工厂组成一个联合企业——吉林化学工业公司,并组建设计院、研究院、化工学院、机械厂、仪表厂、建筑材料厂等,以实现对资源的综合利用和规模经营。他的这一建议,得到化工部的批准。

    “工业遗迹”藏着新中国化工业的荣耀

    1958年,杨浚参加组建吉林化学工业公司的工作,由公司统管化肥、染料、电石3个厂,杨浚任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代经理,负责生产与技术工作,直到1965年。这期间,他除了继续完成前苏联援建项目建设和扩建工作外,还配合国防军工的需要,主持研究开发了一批国防化工新型材料。

    在吉林石化公司化肥厂的院子里,最醒目的建筑依然是那栋63米高、横向相连的三个砖红色圆柱形塔。楼体上写有“1956”字样。化肥厂厂长赵伟说:“这栋苏联援建的造粒塔已经属于文物了。”斑驳的红墙藏着新中国化工业的荣耀。

    1965~1978年,杨浚先后在化工部化工原料工业公司和北京石油化工总厂工作,为发展石油化工作出了突出贡献。他提议建设的用轻柴油为原料的年产30万吨乙烯生产装置投产成功,在国际上产生了一定影响;他提出将北京房山几个化工厂组建成为北京石油化工总厂,成为现实。

    上世纪50年代初,新生的共和国百废待兴。中央决定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吉林化肥厂、染料厂、电石厂是其中三项。三个工厂选址在吉林市江北土城子,化工人才从四面八方乘火车、坐轮船赶来。

    1978年,杨浚奉调到国家科委工作,先后任副局长、局长、副主任之职。当时在国家科委主任方毅领导下,杨浚与科委其他领导同志开展的计算机应用工作,开中国应用微型计算机之先河;他与科委其他领导同志共同倡导的、以促进农村经济发展为目标的“星火计划”,在中国广大乡村实施后,取得巨大成功,在国内外享有良好声誉;他完善和发展了科技进步奖励制度,创立了国家星火奖,推动了科技与经济的结合。

    1957年,化肥厂的造粒塔率先建成。4月30日,造粒塔上下,人们翘首以待。“谁不想亲眼看一看自己的劳动结晶啊!”老工人冷树新回忆说,硝铵结晶颗粒像珍珠般撒落下来,人们手捧着肥料欢呼雀跃……硝铵肥料播撒在田地里,1斤肥料可增产5至6斤粮食。

    杨浚在年事已高、身患重病的情况下,仍坚韧不拔,勤勤恳恳,鞠躬尽瘁,满腔热情地关心着国家经济和科技事业的发展,并继续作出贡献。1985年,杨浚被任命为六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顾问;1987年退居二线,任国家科委特邀顾问;1988年当选为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随后,吉林市的染料厂生产出阴丹士林染料,开启了中国生产染料及染料中间体产品生产的新纪元。亚洲最大的电石厂生产出电石等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使农药、医药、塑料工业得以起步。1958年,由“三大化”构成的吉林化学工业公司正式成立。

    2生平

    到1990年,吉化染料厂利润已超过一亿元,成为亚洲最大的染料化工生产厂。电石厂产品供应全国各地,推动了国家化学工业加速发展。

    1922年10月10日 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

    困境后的重生

    1936-1945年 福建省立福州中学、私立英华中学、同济大学学习。

    “2000年左右的时候,企业竞争力开始减弱。高端染料进入国内,我们40年的装置也太老旧了。”吉化染料厂党委书记、副厂长戴宝林说。

    1945-1946年 四川渝南中学任理化教员。

    1998年,吉化由省属企业划归中国石油集团公司管理。随着时代发展,曾经辉煌一时的“三大化”纷纷陷入困境。这些全国建成时间最早、规模最大的煤化工生产装置已经落后,能耗高,污染严重,产品无市场。“最多的时候年亏损一亿多。”电石厂厂长、党委副书记吕晶说。

    1946-1947年 任重庆新华日报编辑。

    从2001年开始,吉化开始“断臂求生”做减法,先后淘汰关停100多套能耗高、污染重、安全环保隐患大的落后装置,产品种类由1150种减少到115种,对扭亏无望的企业实行内部关闭。

    1947-1948年 任中共中央法委研究员。

    染料厂停产染料,通过科技创新和技术改造,将中间副产物变废为宝,把苯酚和丙酮推向市场变成“真金白银”;化肥厂不再生产化肥成品,改为生产合成氨;电石厂也不再生产电石,改成为水泥配套的减水剂等。

    1948-1949年 任东北工业部计划处化工轻工室主任。

    “卧薪尝胆,浴火重生。”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总经理孙树祯这样形容改革。2017年,“老树新芽”的吉化全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86亿元,再次领跑中国石油炼化板块。

    1949-1951年 任沈阳化工厂厂长。

    在电石厂院内,两台蓝色鼓风机静静地放置在新中国第一炉电石诞生的地方。“三大化”镌刻在新中国化工史的丰碑上,三家企业的名字也在“三大化”装置退役、产品彻底换代的今天,依然延续。

    1951-1954年 赴前苏联学习。

    “长子”精神的传承

    1954-1954年 任吉林化工建设公司副经理。

    近70年的岁月里,除了名字的延续,还有精神的传承。在化肥厂,“背山精神代代相传”的石刻在国旗下摆放。吉化化肥厂建厂初期,合成氨的生产能力为5万吨,后来扩建到20多万吨。1965年12月,时任厂长王芝牛从北京背回了一个艰巨任务:年产30万吨合成氨。

    1955-1957年 任吉林化肥厂厂长。

    王芝牛在全厂职工动员会上说:“要完成30万吨合成氨的任务,无疑像背起一座大山。为了国家的需要,就是头拱地,也要把这座山背起来。”1966年化肥厂合成氨产量30.7万吨,“背山精神”成为面对困难、挺身而出的响亮口号。

    1958-1965年 任吉林化学工业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代经理。

    几十年来,吉林石化诞生了“四种精神”:勇于担当的“背山精神”;勤俭创业的“麻袋毛精神”;乐观进取的“矛盾乐精神”;敢为人先的“登天精神”。

    1965-1970年 任化工部化工原料工业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

    建修公司东部检维修一车间钳工班班长孔德臣,先后攻克15项设备检修技术难题,实施合理化建议7项,成为 “矛盾乐精神”的红旗手。“四种精神”不仅在吉化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并随着“全国学吉化”活动在全国各地传播传承。60余年过去了,吉化一直坚持用“四种精神”培育企业职工的共同追求。

    1970-1978年 任北京石油化工总厂领导小组副组长。

    一个不断追求创新的企业,却依然固守着几个“名不副实”的称呼,看似简单的举动背后,让人读出了吉化工人始终如一的初心。

    1978-1998年 任国家科委副局长、局长、副主任、特邀顾问、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审委员会主任、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1999年1月8日 病逝于北京。

    3主要科学技术成就消化、吸收、创新引进技术扩建吉林化肥厂

    1955年后,杨浚在任吉林化肥厂厂长期间,对工厂扩建采取分步实施和切实的技术保障相结合的措施,使得由前苏联原来设计的年产5万吨合成氨的设备逐步扩大到年产30万吨,成为中国最早的大型合成氨工厂。在这项工作中,杨浚在消化、吸收、创新引进技术方面,进行了开创性的探索。杨浚对扩建化肥厂的成功尝试,与他前一段时间从事化工生产工作积累的经验是分不开的。1949年,他在担任沈阳化工厂厂长期间,使这个因战争而残破的工厂,仅用1个月就恢复了部分生产。为了向社会提供化工产品,他组织人员设计和建设了氯苯、氯酸钾等生产装置,又将日军占领期间试验未成的过热汽缸油试验工作继续进行下去,并取得成功,产品满足了铁路机车的需要。

    吉林化肥厂是前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杨浚在主持吉林化肥厂第1期工程建设中,经过深入调查和反复计算,发现从前苏联引进的这套设备,设计留有较大余地,生产工艺有保守、落后之处,备用设备较多,公用工程也有潜力。杨浚经过研究提出,化肥厂建设分3期进行:第1期工程,实现引进项目的施工、投产,可年产5万吨合成氨、4000吨甲醇、9万吨硝酸铵。第2期工程,化肥厂生产能力为年产12~14万吨合成氨。第3期工程,化肥厂生产能力为年产22万吨合成氨、2万吨甲醇,折合为24~25万吨合成氨;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进行技术改造,有可能达到年产30万吨合成氨。

    1957年,化工部部长彭涛到吉林检查工作。杨浚向彭涛汇报了关于化肥厂建设分3期进行的设想,彭涛表示赞成。随后在杨浚的组织下,开始了化肥厂2期扩建设计和建设工作。在这一工作中,杨浚提出的建议有:煤气发生工段采用小块焦炭富氧连续气化工艺,不仅可利用吉林电石厂生产的小块焦炭为原料,而且还可提高原料气的质量,实现增产;铜洗工段采用醋酸铜氨液来代替原苏联设计用的碳酸铜氨液,以除去原料气中的微量一氧化碳;由于合成氨原料气质量的提高,减少2台精制塔,以节省扩建投资;采用铂—铁—铬二段催化剂代替铂网催化剂,用于硝酸生产,以减少铂的用量;硝酸吸收塔用非金属耐酸材料代替当时十分匮乏的不锈钢材料;硝酸铵造粒塔在扩建中经过挖掘潜力,将原苏联设计年产硝酸铵9万吨已用的2台造粒塔提高生产能力,只需增加1台,即可满足年产45万吨硝酸铵的需要。

    由于实施了杨浚的建议,化肥厂扩建工作进行顺利。从1957年开始到1962年底,完成了二期扩建工作,主要产品年生产能力为:合成氨12万吨,硝铵24万吨,甲醇2万吨。从1963年开始到1966年,完成了三期扩建工作,主要产品年生产能力为:合成氨22万吨,硝铵45万吨,甲醇2万吨。后又经控潜改造,到1966年底主要产品年生产能力为:合成氨实际生产能力已达到30万吨,硝铵达到53万吨。吉林化肥厂已成为中国以煤为原料的规模最大的合成氨厂,生产的硝铵化肥,有力地支援了农业发展。

    发挥联合经营优势建成大型煤化工企业

    1958年,杨浚早些时候所提出的把吉林地区3个化工厂组成1个联合企业的建议,得到化工部的批准,成立了吉林化学工业公司。杨浚任副经理兼总工程师、代经理。这时,杨浚除抓好吉林化肥厂的扩建工程建设,为国家提供更多的化肥产品,为公司内部提供配套原料之外,还对公司所属染料厂、电石厂建成投产后,进行了新的筹划,使两厂发挥综合利用、联合经营的作用。

    对电石厂,杨浚提出应当使其成为以电石乙炔为原料的有机化工产品生产厂。在杨浚的建议和组织下,开始了对电石厂扩建工程的规划和设计。首先,扩大电石生产能力,在原苏联设计年产6万吨电石的1台电石炉的基础上,再增加1台密闭电石炉;以电石乙炔为原料生产乙醛、醋酸、醋酐、丙烯腈、丁醇、辛醇等产品;相应增加电解食盐装置,以生产氯乙烯、聚氯乙烯、三氯乙烯等产品。到1966年,吉林电石厂已成为中国规模最大、品种较多的电石乙炔化工厂。

    对染料厂,原苏联设计是以生产冰染染料、还原染料及有关中间体等为主的工厂。为适应纺织工业发展需要,杨浚提出增加还原灰M、还原棕BR、还原橄榄绿B、还原紫2L、还原咔叽2G 等品种。当时,公司不掌握这些染料的生产技术,杨浚组织公司的有关工厂和研究、设计部门人员共同研究开发获得成功,到1966年,染料厂产品品种增加到40多种,其中新增染料20种。

    这期间,为了配合国家研制原子弹、导弹、科学卫星所需的化工产品,根据化工部的决定,从1958年到1966年,杨浚还先后组织公司的科研、设计、生产部门,共同研究开发了一批军用化工产品。为提高科技水平,在杨浚的倡导下,组建了吉林化工设计研究院、吉林化工学院等。这样,吉林化学工业公司逐步建成为一业为主、多种经营、综合利用、联合经营的大型煤化工联合企业。1964年1月,周恩来总理到吉林化学工业公司视察时,曾向杨浚提出一些有关的化工生产技术问题,杨浚一一作了回答,周恩来总理表示很满意,并称赞他是用辩证法讲化学的人。

    组织合成橡胶攻关会战取得重大成果

    1965年5月,杨浚奉调到天津任化工部化工原料工业公司副经理兼总工程师。这期间,他做了许多工作,其中组织合成橡胶攻关会战取得了突出成绩。

    橡胶是一种重要物资,为生产轮胎、胶管、胶带等橡胶制品所必需。60年代,我国所用橡胶的80%是天然橡胶,其余20%是用化学合成方法制得的合成橡胶,而大部分是从国外进口的。为解决我国橡胶制品工业所用原料橡胶不足的问题,杨浚提出组织国内科研、设计、生产力量,对顺丁橡胶、乙丙橡胶、异戊橡胶、丁基橡胶等合成橡胶进行研究开发和攻关会战的建议,得到了化工部和国家科委的支持,被列入了国家计划,成立了由国家科委副主任张有萱任总指挥、杨浚任副总指挥的攻关领导小组,组织有关单位进行研究开发和攻关会战。

    当时,顺丁橡胶已在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兰州化物所、太原燃化所,兰州化学工业公司研究院,锦州石油六厂进行小试、中试工作,经攻关领导小组对加氢汽油和苯两种溶剂进行技术比较后,确定用加氢汽油为聚合溶剂的技术路线,在锦州石油六厂建设千吨顺丁橡胶试验装置,重点解决工程问题。在此基础上,又于1971年在北京石油化工总厂胜利化工厂建成了年产1.5万吨顺丁橡胶生产装置。开车后,生产装置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连续运转时间短,还有“一堵、二挂、三污水、四质量”问题。在燃料化学工业部的领导下,杨浚组织北京石油化工总厂的研究和设计部门,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兰州化物所、太原燃化所、锦州石油六厂、化工部第一设计院、兰州化学工业公司研究院、石油部北京设计院、大连工学院、天津大学和浙江大学等单位进行攻关会战。经过近2年努力,解决了上述存在的问题,于1974年再次开车,运转周期达240天,接近国际先进水平;产品质量达到国外同类产品水平。到1976年,这套生产装置产量达到并超过设计能力,在原料丁二烯供应充足后,年产量达到了6万吨。顺丁橡胶攻关会战的成果获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奖,198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产品远销美、法、日、意、联邦德国等国家和地区,在国际上享有较高的声誉。

    提出建设大型乙烯装置推动石油化学工业发展

    1970~1978年,杨浚在北京石油化工总厂工作期间,重点抓了年产30万吨乙烯装置建设,为发展石油化学工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中国的石油化工建设于50年代末60年代初就开始了研究工作,并在前苏联帮助下,建设了小型石油化工厂,但发展速度缓慢。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石油供应困难,走的是“油头化尾”之路,即利用炼油厂的尾气生产化工产品,规模小,缺乏竞争能力。1961年中国开发了大庆油田后,石油问题发生了重大变化。杨浚于1971年开始,经过1年多的国内外情况调查,提出以下意见:发展中国石油化学工业,必须建设大型石油化工装置;而建设大型石油化工装置,又必须解决好原料路线问题。杨浚认为,采用轻柴油为原料比较有利。当时,世界上没有一个工厂在大型乙烯装置上采用轻柴油为原料,只有日本正在一个裂解炉上进行试验。杨浚分析中外资料发现,国外之所以没有用轻柴油为原料制乙烯,是由于国外的石油轻组分含量高,所以多采用石脑油为原料,在技术上经济上更为合理。但中国石油重组分含量较高,如要以石脑油为原料,则数量满足不了石油化工发展的需要,而在当时中国又无力进口石脑油。为此,中国建设大型乙烯装置,必须用轻柴油为原料,尽管其裂解技术存在一些风险,但问题不大。杨浚还深入研究了其他问题,认为建设石油化工装置之初,配套产品品种不宜太多,以便于管理。又认为,应先从国外引进先进技术,凡国内有条件配套的就不引进,做到既保证技术先进,又减少外汇支出。

    综合上述分析和构想,杨浚正式提出建设一套年产30万吨乙烯及其配套的生产装置,技术及主要设备从国外引进的报告,得到了上级的同意。1972年5月,为加强中国发展石油化工规划与管理,杨浚专程到日本作了1个半月的实地考察,增加了在中国建设大型乙烯装置的信心。同时,中国原油油样经国外有关公司分析和试验,证明以轻柴油为原料生产乙烯在技术上是可行的,经济上是合理的。1972年末,中国有关部门与日方签订了引进30万吨乙烯装置的合同。

    1973年6月,国务院正式批准了北京石油化工总厂扩建工程任务,开始了以引进年产30万吨乙烯装置为中心的“四烯”工程建设大会战。经过3万多名建设者的共同努力,仅用27个月,就完成了一期扩建工程,成为中国建设大型引进乙烯装置的成功范例,从而使中国石油化工技术向世界先进水平靠拢迈出了有力的一步。由于中国采用轻柴油为原料的大型乙烯装置是当时世界上的首创,它的投产成功在国际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国家抓住这一成功经验,相继引进、建设了南京扬子、上海金山、山东齐鲁等几个以轻柴油为原料的年产30万吨乙烯装置,使我国的石油化工工业迅速壮大。

    杨浚不仅注重决策,更重视实施决策的技术保障。为此,他做了一系列的技术工作和管理工作,特别是抓了队伍建设,提高职工素质,从而保证了“四烯”装置开车一次成功。在“四烯”装置投产成功的第2年,即1977年,北京石油化工总厂取得了工业产值突破20亿元,上缴利润突破10亿元的良好效益。

    参与国家科技宏观管理作出多方面贡献

    1978年3月,杨浚调国家科委工作,先后任副局长、局长和科委副主任之职。杨浚一如既往,联系群众,调查研究,善于思考,勇于创新,在加强国家科技宏观管理方面,作出多方面的贡献。

    为加速中国计算机事业的发展,在国家科委主任方毅的领导下,杨浚与阎沛霖等计算机专家一起进行了起步性的工作。一是建议大力开发微型计算机应用。1979年,经批准引进500台微型计算机,在科学计算,工业控制、管理,教学等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并为后来开发和形成长城系列微型计算机产业起了先导作用。二是在天津、香港等地举办了多次计算机专业培训班,使一批部、委领导干部提高了对推广应用计算机重要意义的认识,并培养了一批微型计算机应用开发技术骨干,还安排建设湖南、武汉、北京等地计算机专业人员的教学基地建设和筹办信息研究所、软件中心等。三是安排建设了一批地方的计算中心,对提高中国计算机应用水平起了重要作用。

    杨浚重视围绕对国家经济发展有重大影响的项目,组织科技攻关,并和引进技术相结合。在工业方面,他在方毅领导下,具体组织落实甘肃金川、四川攀枝花、内蒙古包头三大共生矿综合利用,三峡工程建设准备,石油化工综合利用,煤气化液化,低温核供热堆,新能源,万门程控交换系统,中同轴4380路载波,1800路微波及光纤光缆通信系统等重大科技攻关工作。在农业方面,组织了山区、滩涂综合开发利用,三江平原开发,鄱阳湖开发等重大科技攻关工作。1981年,根据国务院领导指示,杨浚与国家计委副主任林华共同组织炼油和化工专家,经过1年半的调查研究、分析论证、规划测算等工作,开展了常压渣油催化裂化、裂解气中碳五的分离及综合利用、塑料改性及应用、石油化工催化剂、丁烯氧化脱氢制丁二烯等23个科技攻关,并取得成果。

    杨浚十分重视推进农村科技进步,他是“星火计划”倡导者之一。1983年,他在主持山区开发工作会议时,明确提出了科技进山、开发山区和振兴山区的意见,指出:对山区的开发要投入少,产出多;对贫困地区的开发要变“输血”为“造血”;强调推广“适用”技术、“不起眼”技术;培养大批土生土长的农村科技人才。他的这一思路,为后来提出“星火计划”作了前期准备。

    1985年,在中国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和农村科技工作均取得明显进展的情况下,杨浚与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副主任吴明瑜等共同提出了“星火计划”的宏伟设想,旨在把“科技星火”点燃中国广大农村,引导8亿农民依靠科技振兴农业和乡镇企业,推动农村发展和农民生活改善。“星火计划”得到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批准,在国家科委统一领导下,杨浚负责组织“星火计划”的实施。他提出要建设年产值1000万元以上的乡镇企业,建设年产值1亿元以上的乡镇;在国家“七五”计划期间,建立500个推广“星火计划”示范企业,培训100万名农村知识青年和管理人员,开发100套实用技术装备;创造推广一批“星火计划”密储区、带;为实行“星火计划”开拓国内银行科技贷款和世界银行软、硬贷款。“星火计划”经过广泛实施,取得了显着的成绩,如“七五”期间的“星火计划”实施项目达2万多项,其中完成1.4万多项,累计创产值达300亿元。实施“星火计划”是一个创举,它年复一年、步步深入地在农村广泛实施,对引导科技与经济结合走出了一条新路,成为中国科技计划与国民经济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杨浚还在制定和完善中国科技奖励制度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自1985年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奖励条例》以来,他一直担任评审的组织领导工作,成效显着。1987年,在杨浚的建议下,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国家星火奖”,他任评委会主任委员,经过几年的工作,“国家星火奖”已形成比较完善的体系。

    杨浚还与国家科委其他领导一起,会同国家计委和原国家经委,组织广大科技人员,制定了我国有关能源、材料、交通运输、通信、农业、信息等14个领域的技术政策要点,经国务院批准执行。

    杨浚在化学工业和科技管理领域中工作数十年,他远见卓识,辩证思维,精益求精,百折不挠,体现了中国化工专家的风范和作风,为青年一代树立了良好榜样。

    4主要论着

    1 杨浚.沈阳化工厂学习管理企业的初步经验.沈阳:东北日报,1951-06

    2 杨浚.为企业开展科技工作开财路.北京:光明日报,1980-08-01

    3 杨浚.科学技术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北京:人民日报,1982-02-12

    4 YangJun.Science and Technology exchanges flourish.Beijing:China Daily 1982-09-22

    5 杨浚.煤的转化和综合利用的探讨.北京:红旗杂志,1983-06-01

    6 杨浚.五条人才流动措施.北京:光明日报,1984-07

    7 杨浚.知识与人才.北京:人民日报,1984-11-20

    8 杨浚.把科学技术引向农村推动乡镇企业技术进步.北京:光明日报,1985-07-07

    9 杨浚.解放思想,打开眼界.石家庄:河北日报,1985-08

    10 杨浚.星火计划——把科技引向农村的计划.北京:经济日报,1985-12-09

    11 杨浚.科技工作的重要战略措施——继续工程教育.北京:人民日报,1986-02-06

    12 杨浚.闯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新路.北京:中国科技论坛,1986

    13 杨浚.让科技“星火”撒满人间.北京:星火专刊1987-01

    14 杨浚.提高认识,开创新路,扎实前进.北京:中国科技论坛,1987

    15 杨浚.制定科技进步法,推动第一生产力.北京:科技法学,1990

    16 杨浚.依靠科技进步,促进星火燎原.北京:中国科技论坛,1990

    17 杨浚.进一步加强科技与经济的结合.北京:科技日报,1990-09-08

    18 杨浚.科技要大力为农村经济服务.北京:科技日报,1992-03-2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企业为啥还叫那个名,增加产量奖励办法

    关键词: 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