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亚洲城 > 亚洲城ca88 > 与武宗的赌约,穷秀才的善举

与武宗的赌约,穷秀才的善举

发布时间:2019-08-24 01:53编辑:亚洲城ca88浏览(91)

    摘要:明武宗朱厚照是个爱玩乐的皇帝,闲来没事就爱身穿便服走出宫殿,在京都大街小巷四处转悠游玩。这年科考三年一度的大比之年,各路举子从四面八方赶来,云集京都,

    历史典故:邓半仙与武宗的赌约

    明朝初年,成都西门,有个名叫华尚兴的秀才,家庭突遭变故,一贫如洗,是个地地道道的穷秀才。但他心地善良,见人有难,都要尽力相助。
      有一天,他在街上一茶馆喝茶,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妇,向茶客伸手乞讨,茶客都厌恶她,骂死老婆子、臭老婆子,快滾远些,不予施舍。堂馆更是拿着棍棒呵斥驱赶。
      华尚兴见她十分可怜,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对茶客说,我等都受之父母之身,流着父母的血,才有今天的生命,尔等不可赶之、骂之。
      “不骂不赶,你拿钱给她呀!”茶客明知他是穷秀才,故意将他的军:快摸钱给她呀!
      这时,秀才便在自己身上摸钱,掏来掏去,将全身仅有的五文钱掏了出来,满脸绯红地对老妇说:妈妈,实在不好意思,这五文钱只够买五个馍馍,将就过一顿吧。
      “行善不在钱多少,有这分心就好!”老妇伸手把钱接在手里说:“你心这么好,为啥不去争取功名,在这茶馆喝茶,是喝不出功名,喝不出富贵来的!”
      秀才听了,心里为之一动,心想这老妇怎么知道自己的情况?欲上前询问之时,老妇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回到家里,一连几天都在反复想,这老妇必不是一般之人,她是来点化我,不要因穷而潦倒,要立起志来。于是他刻苦研读,日夜不息。
      次年,是洪武之年,朱元璋为大力兴国,开科举,纳人才,进行先县后府,再京城的文人大比。秀才在熟睡之中,又见那乞讨的老妇走来,问他准备好了没有?接着又说,“县考范围在《论语》,府考范围在《孟子》,京城范围在《春秋》,答题不拘形式,应有实论,京试更要有治国的策略,切记切记。”说完,老妇化作青烟而去。
      秀才醒来,对梦中老妇的话将信将疑,甚觉奇怪,也许这事有贵人相助,他就把应试答题的重点放在了这几方面研读。过了不久,他参加了县考,试卷内容都在老妇说的《论语》范围之内,他没费吹灰之力就答好了试卷,在参考的几十人中,他第一个先交试卷给主考官,主考官用眼瞟了试卷,心中大喜,认为头名非他莫属,结果自然不用再说。
      接下来他参加府考,同参加县考一样得心应手,监考官看到他答卷如行云流水,答得既快又好,感到十分惊奇,没有想到这穿着打扮十分普通的考生,答题竟如此能干。不用说就知道,府考中头名的又是他。
      三个月后,他进京赴考,抱着必胜的信心应试。在前来殿试的几百人中,他显得特别有信心,当主考官把试卷发到他手中,他过目一看,题目就在《春秋》范围之内。马上提笔写出《治国之策重在民心,民心在于以人为本》的论文。主考官圈点后大悦,呈递给皇上朱元璋,看后龙心大悦连声说,“此文正合朕之心、朕之意。”于是提御笔圈点他为探花状元。
      华尚兴中了探花状元,风风光光回到家中,街坊邻居都来祝贺,都说他善有善报,那茶馆里驱赶过他的堂馆,听说后羞惭不已。
      当晚,华秀才久不能寐,睡到夜半,忽然又见那老妇来到了他家中,对他说:“恭喜你高中状元!”他忙说:多亏你老人家的点化!
      说话之间,老妇突然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出现在他面前。秀才惊得目瞪口呆,老半天才说,我是不是在做梦?
      “你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美女说:“我前世是一只白兔,一天被恶狼追赶,你挺身而出,救了我的性命,把我抱回家,细心喂养我,几天以后你又把我放回山中。若换一个人肯定会把我宰杀了,美美地吃一顿。你的善良,我永生难忘。一心想报答你,去求观音菩萨,她叫我修炼成仙报答你。我经过几十年的修炼终于变成人。知道你家遭变故落难,故化妆成老妇来帮你。”
      如今,你功成名就,我要与你结为夫妻,一生一世照顾你,让你这辈子都为天下百姓做好事善事!
      华秀才激动得流出了眼泪说:娘子,这辈子我决不辜负你的期望!   

    明武宗朱厚照是个爱玩乐的皇帝,闲来没事就爱身穿便服走出宫殿,在京都大街小巷四处转悠游玩。这年科考三年一度的大比之年,各路举子从四面八方赶来,云集京都,家家客栈都住满了待考的举子。那些算命卜卦的相士们,也想借机哄骗这些书呆子们的钱财,就在各客栈附近设摊蹲点,一个个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当街自吹自擂揽起生意来。其中有个自称“邓半仙”的相士,更是伶牙俐齿,把自己吹得水能点燃灯、死人能嚼活,因而生意也特别的红火。武宗爱赶热闹,也混迹在人群中,想看看那“邓半仙”到底有多大能耐。

    明武宗朱厚照是个爱玩乐的皇帝,闲来没事就爱身穿便服走出宫殿,在京都大街小巷四处转悠游玩。这年科考三年一度的大比之年,各路举子从四面八方赶来,云集京都,家家客栈都住满了待考的举子。那些算命卜卦的相士们,也想借机哄骗这些书呆子们的钱财,就在各客栈附近设摊蹲点,一个个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当街自吹自擂揽起生意来。其中有个自称邓半仙的相士,更是伶牙俐齿,把自己吹得水能点燃灯、死人能嚼活,因而生意也特别的红火。武宗爱赶热闹,也混迹在人群中,想看看那邓半仙到底有多大能耐。 忽然间,一名举子发疯似地大喊大叫跑了过来,劈胸一把揪住那邓半仙的衣领,兜脸一耳光打过去,叫嚷道:好你个大骗子,耽误了我的功名,我要找你拼命!邓半仙被打懵了,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问:你丢了功名,与我何干?争着吵着眼看就要厮打起来,武宗分开骚乱的人群,走到他们面前,询问到底为何事争吵?于是,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听得耳朵发麻,武宗总算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举子姓苏,因宋时有个名士苏东坡,今他自恃才高,考中秀才那年,便将爹妈给他取的名废了,改叫苏西坡,发誓东坡、西坡名扬千古。开考前一天,苏西坡找邓半仙卜问功名,邓半仙见他出手大方,便预言他今科头名状元非他莫属。苏西坡听了异常兴奋,一道而来的那些举子们闻讯后,纷纷表示祝贺,并逼着要他请客。苏西坡得意忘形,不知天高地厚,便提前请客,人家客人没醉,他却喝了个酩酊大醉,不辨白天黑夜,一觉睡过了时辰。待他醒来急急忙忙赶到考场时,却耽误了进考的时间,被守门官棍棒驱出。他认为这一切后果都是邓半仙的预言所害,便怒气冲冲找他算账来了。 苏西坡气咻咻道:如果不是他预言我头名状元非我莫属,人家就不会来恭贺,我也不会喝酒误事。现在一想,世上哪有不考便能中状元的好事?分明是他欺骗了我,耽误了我的前程! 邓半仙也红着脸唾沫星四溅地辩白道:明明是你贪杯误考,怎么冤枉我? 武宗见这样争吵下去没个结果,便好奇地笑着问邓半仙道:假如有人把这位举子送进考场,你认为他能中头名状元吗? 众目睽睽之下,邓半仙哪能砸自己的牌子?他牙一咬,斩钉截铁地说:能!我‘邓半仙’从不夸海口,算一个准一个,不准不要钱! 武宗又问:如果他不中状元,你该受什么处罚呢? 邓半仙硬着头皮拍胸道:如果他中不了,你把我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不过,我要说中了,客官你又怎么办? 武宗道:你要真说准了,我送你200两白银! 就这样,武宗和邓半仙较劲打起了赌,并叫人取过纸笔,立下了赌约。随后,武宗又写了一张纸条,解下身上佩戴的玉玺,一并交给随身太监,命他把苏西坡送进考场去。其实武宗从他们的争吵中,已看出邓半仙徒有虚名;苏西坡也不过是个平平之辈而已。他叫人把苏西坡送进考场的目的,是想让他二人出出洋相,明白吹牛皮最终是要穿底露丑的! 那太监带了苏西坡赶到考场,见大门紧闭,忙击鼓呼叫:圣旨到!守门官立即打开门,忙不迭地恭迎那太监和苏西坡直入公堂。那些监考官俯首聆听了圣旨,山呼万岁后,御史即启封试卷,带苏西坡入号开考。虽时令初秋,但考场内仍较闷热,加之苏西坡一路跑来气喘未定,额角上汗水直淌。有个溜须拍马的监考官怕苏西坡热晕在考场上,特地取来一把芭扇,站在他身后,轻轻地给他扇着凉风。 再说太监宣读圣旨时,当时主考大人不在场,他肚子痛在茅坑里蹲了好一阵。解完手在考场前散步时,见了监考官那一不同凡响的举动后,感到非常的惊讶!悄悄一询问,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在批阅试卷时,主考大人便格外留心苏西坡的试卷。他见苏西坡的答卷并不出色,有些文句尚欠稳妥,如果是一般人的答卷,只怕早弃之一旁了。也该苏西坡时来运转,主考大人考虑到此公乃当今圣上推荐而来,自然不敢轻视,于是提起笔,帮他改动了一些字句,再读起来就顺畅多了。嗣后各位考官在复议中,也都异口同声地说:苏西坡既是皇上推荐的贤能,非同小可,就给他定个头名状元吧! 考毕,主考官进殿向武宗复命。武宗念念不忘与邓半仙打赌之事,忙抢先问起那个苏西坡的考试情况。主考官见皇上如此关心此公,便小心翼翼极力夸奖道:我主圣明,那苏西坡才华出众,在众考生中击败群雄,一举夺魁。此等奇才,必将成为我朝的栋梁之材。这都是圣上慧眼识英才呀! 武宗听了主考官的禀报后,暗忖这些官员误解了自己的本意,悔不该把苏西坡送到考场来,让他拣了个大便宜!他悟出自己弄巧成拙,主考官言不由衷地拍马屁,又怎好责备他把关不严呢?再一想,不管怎么说,邓半仙能算出苏西坡是状元,肯定知道他有贵人搭救,不然怎么那么巧,自己一去他们就争斗,一争斗自己就主动插手管这闲事呢?既然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朕说话一言九鼎,邓半仙的那200两白银还得派人给他送过去。 岂料那送银的太监去了邓半仙的住所,那家伙早跑得无影无踪了。 原来,邓半仙与武宗立下了赌约之后,他心里不踏实,打听到那位打赌的客官是当今皇上时,当即就吓得溜出了城,逃回了老家去。他知道,算命卜卦是骗人的鬼把戏,这下骗到皇上头上了,犯了欺君之罪,肯定死罪一条。与其让皇上派人来斩杀,倒不如自己了断留个全尸,就找根绳子往门外的一棵歪脖树上一挂,上吊自杀了。

    忽然间,一名举子发疯似地大喊大叫跑了过来,劈胸一把揪住那“邓半仙”的衣领,兜脸一耳光打过去,叫嚷道: “好你个大骗子,耽误了我的功名,我要找你拼命!”“邓半仙”被打懵了,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问: “你丢了功名,与我何干?”争着吵着眼看就要厮打起来,武宗分开骚乱的人群,走到他们面前,询问到底为何事争吵?于是,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听得耳朵发麻,武宗总算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举子姓苏,因宋时有个名士苏东坡,今他自恃才高,考中秀才那年,便将爹妈给他取的名废了,改叫苏西坡,发誓东坡、西坡名扬千古。开考前一天,苏西坡找“邓半仙”卜问功名, “邓半仙”见他出手大方,便预言他今科头名状元非他莫属。苏西坡听了异常兴奋,一道而来的那些举子们闻讯后,纷纷表示祝贺,并逼着要他请客。苏西坡得意忘形,不知天高地厚,便提前请客,人家客人没醉,他却喝了个酩酊大醉,不辨白天黑夜,一觉睡过了时辰。待他醒来急急忙忙赶到考场时,却耽误了进考的时间,被守门官棍棒驱出。他认为这一切后果都是“邓半仙”的预言所害,便怒气冲冲找他算账来了。

    苏西坡气咻咻道: “如果不是他预言我头名状元非我莫属,人家就不会来恭贺,我也不会喝酒误事。现在一想,世上哪有不考便能中状元的好事?分明是他欺骗了我,耽误了我的前程!”

    “邓半仙”也红着脸唾沫星四溅地辩白道: “明明是你贪杯误考,怎么冤枉我?”

    武宗见这样争吵下去没个结果,便好奇地笑着问“邓半仙”道: “假如有人把这位举子送进考场,你认为他能中头名状元吗?”

    众目睽睽之下, “邓半仙”哪能砸自己的牌子?他牙一咬,斩钉截铁地说: “能!我‘邓半仙’从不夸海口,算一个准一个,不准不要钱!”

    武宗又问: “如果他不中状元,你该受什么处罚呢?”

    “邓半仙”硬着头皮拍胸道: “如果他中不了,你把我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不过,我要说中了,客官你又怎么办?”

    武宗道: “你要真说准了,我送你200两白银!”

    就这样,武宗和“邓半仙”较劲打起了赌,并叫人取过纸笔,立下了赌约。随后,武宗又写了一张纸条,解下身上佩戴的玉玺,一并交给随身太监,命他把苏西坡送进考场去。其实武宗从他们的争吵中,已看出“邓半仙”徒有虚名;苏西坡也不过是个平平之辈而已。他叫人把苏西坡送进考场的目的,是想让他二人出出洋相,明白吹牛皮最终是要穿底露丑的!

    那太监带了苏西坡赶到考场,见大门紧闭,忙击鼓呼叫: “圣旨到!”守门官立即打开门,忙不迭地恭迎那太监和苏西坡直入公堂。那些监考官俯首聆听了圣旨,山呼万岁后,御史即启封试卷,带苏西坡入号开考。虽时令初秋,但考场内仍较闷热,加之苏西坡一路跑来气喘未定,额角上汗水直淌。有个溜须拍马的监考官怕苏西坡热晕在考场上,特地取来一把芭扇,站在他身后,轻轻地给他扇着凉风。

    再说太监宣读圣旨时,当时主考大人不在场,他肚子痛在茅坑里蹲了好一阵。解完手在考场前散步时,见了监考官那一不同凡响的举动后,感到非常的惊讶!悄悄一询问,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在批阅试卷时,主考大人便格外留心苏西坡的试卷。他见苏西坡的答卷并不出色,有些文句尚欠稳妥,如果是一般人的答卷,只怕早弃之一旁了。也该苏西坡时来运转,主考大人考虑到此公乃当今圣上推荐而来,自然不敢轻视,于是提起笔,帮他改动了一些字句,再读起来就顺畅多了。嗣后各位考官在复议中,也都异口同声地说: “苏西坡既是皇上推荐的贤能,非同小可,就给他定个头名状元吧!”

    考毕,主考官进殿向武宗复命。武宗念念不忘与“邓半仙”打赌之事,忙抢先问起那个苏西坡的考试情况。主考官见皇上如此关心此公,便小心翼翼极力夸奖道: “我主圣明,那苏西坡才华出众,在众考生中击败群雄,一举夺魁。此等奇才,必将成为我朝的栋梁之材。这都是圣上慧眼识英才呀!”

    武宗听了主考官的禀报后,暗忖这些官员误解了自己的本意,悔不该把苏西坡送到考场来,让他拣了个大便宜!他悟出自己弄巧成拙,主考官言不由衷地拍马屁,又怎好责备他把关不严呢?再一想,不管怎么说, “邓半仙”能算出苏西坡是状元,肯定知道他有贵人搭救,不然怎么那么巧,自己一去他们就争斗,一争斗自己就主动插手管这闲事呢?既然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朕说话一言九鼎, “邓半仙”的那200两白银还得派人给他送过去。

    岂料那送银的太监去了“邓半仙”的住所,那家伙早跑得无影无踪了。

    原来, “邓半仙”与武宗立下了赌约之后,他心里不踏实,打听到那位打赌的客官是当今皇上时,当即就吓得溜出了城,逃回了老家去。他知道,算命卜卦是骗人的鬼把戏,这下骗到皇上头上了,犯了欺君之罪,肯定死罪一条。与其让皇上派人来斩杀,倒不如自己了断留个全尸,就找根绳子往门外的一棵歪脖树上一挂,上吊自杀了。

    本文由亚洲城发布于亚洲城ca88,转载请注明出处:与武宗的赌约,穷秀才的善举

    关键词: 亚洲城